仲尼琴的故事

大漠长河

  在二十几年前日本围棋还是很强大的时候,韩国的围棋默默无闻。看过韩国著名棋士曹燻炫写的一篇文章,有几句话印象深刻。他说:他参加第一届应氏杯围棋世界赛(当时规格最高、奖金最多的一次比赛),没想到一路过关斩将,和当时如日中天的中国棋手聂卫平在决赛相遇。

大多数人都认为聂会轻松取胜。但是这次五番棋赛,一上来曹燻炫就连胜两盘。曹在文章中讲到,这二连胜,似乎让他看到了围棋这座高山的最颠峰。

果然他完胜聂卫平,围棋进入了韩国人的时代。

这张仲尼,对我来讲也是意义不凡。

这大概是六七年前完成的一张琴,材料奇特,广府西关的大门板,音色温厚圆润,是我喜欢的音色。

完成之后,我隐隐感觉到已经看到自己斫琴成熟的身影,大为高兴,经常向琴友们展示。有的很赞赏,也有的只是应和几句,但不管怎样,真心赞美的更多一些。有位有名气的琴家还问我打算什么价位出售,我说要一万五吧,他沉吟了一下,说道:“这琴就算三万也值。

其实,一两万,在那会儿已算是高价格了。此琴常有人看中,但都在价格上打住了。

有一天来了一位姓倪的西安古琴爱好者,他尚未学琴,但表示想收一张好琴。听闻这张仲尼不错,也没二话,就说要了,当下就抱走。我突然觉得失去了一件宝物,能够赚钱的兴奋远没有失落感那么强烈。到了晚上辗转反侧,一夜没睡好。

第二天一早,我打电话给倪先生,告诉他我的感受,希望他将琴拿回来,或者另选一张。倪先生哈哈大笑,说道:“君子不夺人所爱,我这就送回去!”很快他将琴送了回来,但买走了我另一张要价更高的落霞款琴。

君,真君子也!

过了大半年,这琴又被一人看中,非要不可,还规劝我说:“陈老师,你一定越做越好,一定会不断有更出色的琴的”。我抝不过,仲尼就这样被人取走了。虽有所不愿,女大嫁人,那也是没法子的,唯盼抱取者能够真心欣赏疼爱。

我和购琴者约定:若干年后,带她来看我。

若干年过去了,琴的主人真的带着这张琴来到琴馆。我心生感慨,这琴声还是那么温润醇静,我弹了又弹,不忍释手。末了,我跟琴主人说,要不这琴留下来,卖回与我吧?琴主人一笑,说:看你喜欢的劲,这琴一定很好了,你要收回,我可不干。

蒙古人有一首民歌,词意大概是这样的:老哈河水清又长,岸边的马儿拖着缰,美丽姑娘喏恩吉亚,离家远嫁别故乡。

这仲尼,就是我的喏恩吉亚。



(该琴的主人在我的微信朋友圈看到了这篇文字,几天后就将这仲尼带过来,说有感于我的这份珍爱,愿意将这琴换我别的一张琴。真是君子啊,而今,这诺恩吉娅再次回到了我的怀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