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见,就是美好

在2008年的时候,有一天,突然来了两个陌生的帅哥。

一位姓刘,一位姓杨。

他们说:前一天看了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,被一开始的声震憾到了,深邃悠远而又空灵洁静,好像击中了内心沉睡了许多的一种感觉。


他们了解到,原来那是古琴的声音。

是有着几千年历史和沉淀的声音,

一下子被迷住。


打听到我教琴也斫琴,所以登门拜访,希望自己也能拨出令人陶醉的声音。




可以感受到他们对古琴充满了一种敬重和虔诚,

当下他们就决定要跟我学习,并一人购买了一张我斫的琴。


杨君买的是伏羲式,刘君买了一张灵机。

(是张艺谋帮我买了两张琴啊)


后来听闻杨帅哥去了美国。

刘帅哥事业繁忙,学琴时断时续,但总算是一直在弹。

他于第二年又定购了一张我斫的师旷式琴。


十余年一瞬而过,

他们学习之初的神情历历在目,

而今,竞也两鬓发白。

这次刘哥要换琴的绒扣,两张琴都带了过来。

对不少事物而言,十年也算沧海桑田了吧。


这琴又出现于眼前,

历经了岁月沧桑,而今又见面。

有了一些时间的痕迹,却也多了几分安祥。

换上新的绒扣,

这琴声,

依然悠远深邃而又空灵飘渺,

依然甘醇甜美而又温婉宽厚。




再见,就是美好!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大漠长河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9.10 于天河弦馆